fbpx
在戶外的凱西與蕾西

凱西的故事-身為狗狗訓練師,「狗狗不聽話怎麼辦」?|浪犬博士狗兒家庭教育學院

想知道當執行正向訓練的狗狗訓練師,碰上正向教養,會擦出什麼新的火花嗎?

若將所有的零食、玩具都給予狗狗選擇,沒有了高級獎勵吸引,狗狗不聽話怎麼辦?

本身職業是狗狗訓練師的凱西,就來分享自己身為訓練師的壓力、追求的目標,以及他踏上正向教養之路的故事。

背負狗狗訓練師的枷鎖,最初苦尋想要的人狗關係

「我有個想像的人狗關係,可是我不知道怎麼達到那樣的關係。就算我不想承認,但我覺得原本我跟狗的關係還是上對下的。就算我都沒有處罰、我都是用正向訓練,但是那權力關係還是很明顯地是『牠需要聽我的。』」—  凱西

在狗狗訓練師工作上盡善盡美,卻因此成為愧疚的狗狗家長?!

凱西本身職業是一位狗狗正向訓練師,家裡有三隻狗狗,飛飛、索爾和蕾西。

飛飛和索爾是體型偏小的黃金,毛很短,因此也常被誤認為是拉布拉多。

索爾則是隻「社交魔狗」,希望可以結交滿山滿谷的狗朋友;而蕾西是體型偏小的黃白邊牧,親人親狗,非常喜歡玩遊戲跟玩水。

玩到髒兮兮的蕾西
玩得髒兮兮的可愛蕾西(照片提供-凱西)

凱西與狗狗們的生活,看似順利沒有煩惱,但他的內心,其實卻有著巨大的矛盾。

這樣的矛盾,便是出自於凱西本身的職業。

在工作上,他掌握零食、玩具等資源,能讓狗狗們乖乖配合指令訓練,輕鬆與狗狗一起配合拍照、拍影片,進行上課練習等。

當工作時,他與狗狗這樣的互動模式,固然方便;然而,當卸下工作職責,回歸狗狗家長本身時,他卻感到自責。

這樣的自責,來自他其實希望在工作以外的時間,與狗狗私下相處時,能夠是彼此和諧共好,像是夥伴那樣的關係。但他發現,無論在工作或是私下,他與狗狗的關係,卻都是比較「上對下」的權力關係 — 也就是通常狗狗都一定得要聽自己的,並沒有選擇的餘地。

也因此,儘管身為訓練師的他總是盡力做到完美,但同時,身為狗狗家長,他卻對狗狗們感到相當愧疚。

延伸閱讀:訓練師 Lucy 專欄-Lucy 想聊關係

凱西與蕾西
凱西,與親人親狗又愛玩的蕾西(照片提供-凱西)

狗狗訓練師的身份,在無形中帶給自己和狗狗更大的壓力

「我之前學到的訓練,他們都會說你要把玩具、資源握在手上,你再用這些資源去做訓練,比方說,就是很高級的零食,或是牠喜歡的玩具。就確實那效果非常好,可是我覺得那樣很像在綁架⋯⋯就是我會覺得牠跟我合作,好像不是因為牠『想要』跟我合作,而是因為牠『需要』跟我合作。」—  凱西

凱西曾經被教導說:「你是訓練師,你的狗就是你的招牌。」正因為如此,凱西承受著相當大的壓力,曾希望自己和狗狗們都應該要能做到完美。

然而,他在內心深處其實知道,每個人、每隻狗都有不喜歡或是害怕的東西,狗狗也不一定會完全是我們期待的樣子。

他一方面希望能自己和狗狗達到訓練師家庭該有的完美標準,擦亮訓練師的「招牌」;但另一方面,他內心渴望尋求改變,希望和狗狗能夠更親近,而不是上對下的絕對服從。

為了尋找不一樣的人狗互動方式,他也有一段時間去找專業的老師學習「與狗共舞」,只因為看到示範的老師不用零食獎勵便能讓狗狗配合。但在嘗試之後,他仍舊沒有找到自己想要的答案,沒有找到與狗狗更好的生活方式。

延伸閱讀:狗狗訓練都無效?!先搞懂這 3 件事!找到適合你的教養方式

凱西
凱西正向訓練師的身份,無形中帶給他與狗狗更大的壓力(照片提供-凱西)

當正向訓練碰上正向教養:在賦權與放手的路上跌跌撞撞

因為不希望自己的狗狗們只是工作上的「工具」,因此凱西抱著勇敢一試的心踏上正向教養的旅程,在路上跌跌撞撞,卻慢慢地找到原先苦尋的解答。

最初對正向教養充滿疑惑,執著於「狗狗不聽話,怎麼辦?」

「一開始我以為,我想要牠聽話只是因為我是訓練師,我需要牠聽話、我需要牠達到大眾想像訓練師狗的樣子。可是其實開始上正向教養之後⋯⋯我突然間發現,我需要牠聽我的話好像不只是因為工作,好像其實是因為我需要去確認我的價值感,跟牠是不是愛我⋯⋯」—  凱西

在看到其他正向教養課程畢業生與狗狗的互動方式之後,凱西發現那好像正是自己尋求的人狗關係與互動,於是決定嘗試報名正向教養課程。

起初在初階及中階課程時,凱西十分困擾於「如果我的狗不聽我的話,該怎麼辦?」也多次在課堂中提出這樣的質疑與討論。

身為訓練師,他十分習慣、也希望當下指令時,狗狗就能夠乖乖聽從指令配合。他困擾著,若是狗狗不能聽從指令,是不是就代表自己不夠好、不是好的訓練師?

然而,跟著課堂中的練習,漸漸有了更多的體悟與啟發。凱西發現,自己在對狗狗下指令時,內心其實會充滿擔憂,害怕「狗狗不來怎麼辦」。

他逐漸意識到,原來自己「需要狗狗聽話」,好像不只因為自己是訓練師,而更多是希望透過狗狗回應自己,而確認自我的價值與狗狗對他的愛。

他理解到,原本的他認為「狗狗聽我的話是應該的,因為牠是我養的。」但其實,狗狗沒有馬上回應指令,可能是因為狗狗當下有自己的主體需要,並不是他做錯什麼,或是他不夠好。

有了這樣的覺察,他慢慢地可以拉開距離,將「狗狗沒有馬上回應指令」這件事,與「我自己是不夠好的人」兩件事分開,逐漸能做到課題分離。

他不再擔心狗狗不配合指令,且在心態上有了改變:當下指令時,狗狗其實不是本來就應該聽從指令而來。

凱西內心開始有了更多覺察,也對狗狗有更多的感謝。然而,剛開始要執行正向教養工具時,面對改變,他還是充滿著不安與迷茫,遲遲無法邁開步伐。

無論我們或狗狗,都是當感覺越好的時候,會做得越好!在學習同理狗狗、了解狗狗行為背後的情緒之前,我們也應該先學習認識與接納自己的情緒,看見情緒背後的需求:人狗情緒組合課程

人狗情緒組合課程
點擊圖片,查看課程資訊。

進行正向教養練習時,害怕賦權與放手,卻決定為了狗狗而勇敢改變

「我本來以為如果我真的正向教養了,我就會沒有任何手段可以去控制我的狗⋯⋯(但現在)基本上我手上已經沒有握什麼資源了,就不會再有什麼『只有訓練可以吃到的食物』、『只有訓練才會有的玩具』,這些都已經不存在,可是牠們還是會想要來一起練習。」—  凱西

儘管凱西開始認知到「我的狗狗不聽我的話」並不代表「我不好」或「牠不愛我」,但在生活中,以往總是握住所有資源和權力的他,卻難以跨出第一步賦權及放手。

他卡在過往正向訓練的思維中,擔心若放掉所有的權力給狗狗,或是將所有零食、玩具都給狗狗自由運用,那麼那些資源是否就不再有價值?他是否就沒有方法能夠要求狗狗配合了?

雖然惶恐不安,甚至在課堂中拒絕參與練習,但最後凱西仍舊勇敢地放手一博。

他開始調整生活,嘗試執行 Chewbox 狗狗啃咬盒、all-you-can-eat 的餵食方式,讓狗狗們能夠自行決定要吃什麼、吃多少、什麼時候要吃。

蕾西玩玩具
凱西開始在生活中嘗試賦權給狗狗們(照片提供-凱西)

此外,他和狗狗的日常訓練方式也變得不一樣了。

過去是表定要練習,他就會嚴格要求狗狗要配合,狗狗們沒有說不的權力。當他不想練了,要結束練習了,便會將能吸引狗狗的玩具收起來,以讓那個玩具能夠「對狗狗保有吸引力」,維持資源的價值。

然而,現在他將選擇權還給狗狗。他會邀請狗狗一起練習,狗狗也能夠選擇什麼時候開始、什麼時候結束。出乎意料地,雖然沒有玩具、零食「誘惑」狗狗,但他發現狗狗仍然會願意配合練習。

就算沒有那些「只有訓練時才有」的玩具零食獎勵,狗狗仍舊會因為喜歡跟凱西互動、期待一起練習而配合訓練。

他發現他們的玩樂變得不只是工作了,而是單純享受彼此互動、陪伴的時光。

Chewbox 是什麼?一給狗狗牠就馬上吃光怎麼辦?Chewbox 吃完要馬上補嗎?裡面的零食該怎麼放?你想知道的問題,都在:Chewbox 操作守則

chewbox操作守則講座
點擊圖片,查看更多課程資訊。

照顧自己的不安與不確定,也逐漸找到與狗狗互動的平衡

在生活中飲食起居、日常訓練、散步等,凱西決定放手改變後,起初仍舊會感到不安與惶恐。例如,最初給狗狗 Chewbox 時,一開始看見狗狗狂吃啃咬零食、甚至吃太多零食而不吃飯,他仍會感到擔憂。

加上意識到自己過往掌控所有狗狗的資源、對狗狗們過於嚴厲,他對狗狗們充滿愧疚的心情,想要「補償」他們,而從過度嚴厲走到過度溺愛。凱西在改變之後滿足狗狗所有一切的要求,就算狗狗一天要求散步六次,他也會答應。

然而,經過生活中不斷地調整練習,他也逐漸找到與狗狗互動的平衡。

例如,他開始懂得照顧自己,當自己太累了,或是需要工作,他會溫和地拒絕狗狗。此外,他也照顧自己面對改變擔憂的情緒,會利用在浴缸獨處休息的時間,作為積極暫停區,給自己調適心情的機會。

凱西慢慢找到平衡的同時,狗狗們也因為有更多選擇權,而慢慢培養了更多自我情緒調節工具。例如,當被凱西拒絕陪伴時,挫折的蕾西會自己去 Chewbox 叼啃咬調節情緒。 

凱西發現在新的互動模式之下,與狗狗們的信任關係變得很扎實,在安全範圍內,狗狗們能夠信任他會支持牠們的決定,狗狗們也變得更會表達。

過往狗狗會不斷地尋求關注與認同,但現在,出外他們能夠安心專心地探索,在家當凱西在忙的時候,他們也能夠自己打發時間、調節情緒。

此外,凱西也發現以往蕾西與陌生狗狗社交時,當被其他狗狗拒絕,牠會因為挫折而瘋狂霸凌其他狗。但現在遇到被拒絕時,蕾西已經能夠學會自己去旁邊嗅聞、做其他的事情,調節自己的情緒。

凱西慢慢看見自己與狗狗們的改變,也才在改變的路上,越來越有信心。

延伸閱讀:Chew Box 是什麼?!為什麼要給狗狗啃咬盒?認識 Chew Box 的 4 大好處

在戶外的凱西與蕾西
凱西與狗狗們逐漸找到人狗生活的平衡。(照片提供-凱西)

沒有完美的狗狗與家長:溫和且堅定地,成為彼此生命的夥伴

「我覺得就是面對未知,或面對改變都是一件很讓人害怕的事。但是不用害怕去踏出那一步⋯⋯要相信過程。」— 凱西

原本一心追求完美,希望狗狗和自己都達到訓練師標準的凱西,在正向教養的路途上,找到自己想要的人狗關係。他發現,其實沒有完美的狗狗與家長,也不再追求「要狗狗聽話」。

在練習賦權與放手的路上,儘管充滿不安,他還是勇敢嘗試。他練習照顧自己的情緒感受,同時也在生活中各個面向將選擇權還給狗狗們。

他意外地發現,就算沒有「高級」零食和玩具獎勵,狗狗們還是會因為喜歡與他互動、自願配合練習。而他們之間,也變得不只是「狗狗訓練師」與「訓練師的狗狗們」,而更像是彼此信任的夥伴關係。

在正向教養中,並沒有單一的解答,也沒有固定的指引。最初踏上正向教養路途時,大家也都會因為過往經驗,抱著各自不同的疑惑與質疑。

然而,當跟著正向教養課程一步步開放心胸地練習,學習照顧自己、學習同理狗狗、學習溝通與賦權,也學習放手。只有嘗試與改變,才能找到自己問題的解答,也才能真正找到自己與狗狗都喜歡的人狗生活樣貌:正向教養狗拔麻成長課程

正向教養、狗狗正向教養
點擊圖片,查看更多課程資訊。

希望上面分享對於你有幫助,也歡迎你加入【浪犬博士 – 狗兒家庭教育學院】的大家庭。我們使用溫和且堅定的正向教養,期望陪伴狗兒家庭可以在學習之後尊重及同理地對待自己與狗兒。並且,有一天,人和狗能夠和諧地生活在一起。

 

*本網站受到著作權法、所有權與智慧財產權的保護,包括文字、圖片、影像、聲音等,未經 浪犬博士狗兒家庭教育 授權,嚴禁複製、轉載、修改、重製、散佈或商業使用。

*我們歡迎您宣傳 浪犬博士狗兒家庭教育 網站上的文章,所有刊載文章均可提供個人或教育用途使用。您可以轉載到社群或部落格,但禁止使用於獲取個人或團體利益之用途(除非已確實得到 浪犬博士狗兒家庭教育 之許可)。任何轉載使用,皆需加上「資料來源:浪犬博士狗兒家庭教育 https://www.dogtorstray.com/」,並註明原文上的任何署名或版權資料。

回應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