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bpx
訓練師 Lucy 談恐懼

Lucy 想聊恐懼:面對過去,我們要的是「連接」而非「切斷」【訓練師 Lucy 專欄】|浪犬博士狗兒家庭教育學院

Lucy 想聊恐懼,本篇精華:

  •  接納過去,不要試圖改變狗狗會害怕的
    • 恐懼無法改變,那是生存本能(被抹滅等於否定狗狗存在本身)
  • 試圖改變過去,會發生什麼?
    • 自責、愧疚
    • 強迫
    • 人狗痛苦
    • 壓力過大
  • 在接受狗狗會害怕的基礎之上,我們還可以做什麼?
    • 提升安全感
    • 建立人狗信任關係
    • 選擇權
    • 合作

下圍棋的人會知道「連接」有多重要。

我剛開始下圍棋時(現在也只是比較看得懂圍棋的小小白),一直輸棋,因為我總是殺殺殺殺,很積極地去封鎖對方棋子的氣,以及試圖把自己的地圍很大塊。

但過不了太久,我看起來圍很大地的棋子們,一個個被對方「切斷」、吃掉,然後我的地一塊又一塊地被奪走,直到輸棋。

後來我學會「連接」,才開始能跟對方有一來一往的攻防。

 

連接。

下的每一顆棋,都在連結「過去」下的棋,以及佈局「未來」要下的棋。

讓我圍棋來的每塊地,堅若磐石,不容易被攻破。有底氣,就有餘裕,可攻可守。

 

有人說,人生像棋盤。

讓我聯想起與狗兒的相處也有許多呼應之處。

在面對與狗兒相處時,我們是選擇「連接」,還是「切斷」呢?

 

面對泰勒每天散步 3 小時依然磨不掉的「堅硬、黑指甲」,我過去這些年不知道多少次不小心把家裡搞成命案現場,血流成河…

我當下總是很心疼泰勒、很自責自己弄痛牠

也感到很挫折與無助,因為我不知道該怎麼剪更好,我不知道要怎麼讓泰勒「不害怕」,我甚至無法要求泰勒「相信我不會再弄傷牠」

這時候,面對幫狗兒剪指甲,你會怎麼選擇?連接還是切斷?

 

過去,我總是選擇「切斷」。

我想要試圖改變狗兒會害怕剪指甲的事實。(切斷過去)

因為好像,一旦牠不害怕了,我過去的錯誤也可以一筆勾銷。

所以我軟的硬的方法都試過,努力用啃咬零食轉移注意力、用好料反制約、用強制抱著不給掙脫,熬過後給大獎勵。

看到泰勒除了吃東西的當下,還是不開心的、緊迫的,充滿壓力的,我自責的感受好像沒有減少。

剪指甲這件事,對我和泰勒來說依然是個巨大的壓力。

 

學習正向教養後,我開始學會「連接」。

接納狗兒就是會害怕的事實(連接過去)。

接納我過去讓泰勒流血,我並不是故意的,我也需要學習才能成長。

而在這基礎上,我們還有好多事可以做。

我與泰勒的練習目標不再是「我如何能讓你不害怕剪指甲?」

而是「我們如何能讓剪指甲變得更輕鬆自在?」

我從「試圖改變泰勒對剪指甲的態度」,轉變成「我和泰勒,可以如何一起合作完成?」

我教導泰勒,牠在剪指甲時,可以擁有掌控權。

牠可以在剪指甲時展現害怕,而我會尊重。

而這進一步提升了,我和泰勒之間的信任感以及安全感。

牠知道,當牠覺得緊張不安時,我會看懂,而且會尊重並回應。

反而,牠變得很可以承受與忍耐日常的身體照護。

而我也因為看見泰勒變得自在與放鬆,我也不用很用力地要去扭轉,不可能改變的過往錯誤,變得放鬆與自在許多。

泰勒依然不喜歡剪指甲,但我們可以自在放鬆地一起完成這項身體照護。

就像看醫生、洗澡,並不一定每隻狗都喜歡這些重要的任務。

但我們依然可以自在地一起完成。

「我們無法改變過去的錯誤。接納過去,我們才能肩並肩走進未來。」

*本網站受到著作權法、所有權與智慧財產權的保護,包括文字、圖片、影像、聲音等,未經 浪犬博士狗兒家庭教育 授權,嚴禁複製、轉載、修改、重製、散佈或商業使用。

*我們歡迎您宣傳 浪犬博士狗兒家庭教育 網站上的文章,所有刊載文章均可提供個人或教育用途使用。您可以轉載到社群或部落格,但禁止使用於獲取個人或團體利益之用途(除非已確實得到 浪犬博士狗兒家庭教育 之許可)。任何轉載使用,皆需加上「資料來源:浪犬博士狗兒家庭教育 https://www.dogtorstray.com/」,並註明原文上的任何署名或版權資料。

回應留言